免费空间 >> 行业新闻>> 中国首家报恩网负债十多万
中国首家报恩网负债十多万

  免费空间讯:21天前,中国报恩网首页挂出一封信,宣告网站即将在6月底关闭。昨日,登录中国报恩网,一切如常,因为石家庄计算机职业学院的全方位资助,它又“重生”了。

  这个被称为中国首家报恩网的网站,其关闭的消息一出,在微博、博客上,网民议论纷纷。

  网站已负债十多万

  这个5岁的“孩子”,倾注了许利娜和丈夫段非太多精力,却和大多数民间公益组织一样,因为“造血功能”不足,难以维系运转。

  运行5年来,这个志在互助的平台,已组织大小公益活动60余次,为社会公益事业募捐善款60余万元。帮助过上百名孤儿,以联络医院减免费用的方式救助了12条先心病患者的生命。但同时,网站已负债十多万元。

  100多人给予鼓励

  获悉网站即将关闭的消息后,连日来100多人曾在网站上受到帮助的网友通过电话、短信、网帖等形式,鼓励许利娜坚持把网站办下去。网友“海之蓝”说:“好样的!两位80后年轻人的勇气和爱心,令人感动钦佩。”

  “报恩网如果关了我又何尝不痛,没有报恩网就没有我了。”四川南充的杨淋杰被称为“反心人”,因为心脏长反了,还伴有先天性心脏病,中国报恩网跨省救助了他一命,为此他对报恩网充满了感恩之心。

  获得全方位资助

  昨日,石家庄计算机职业学院教学总监田秋成表示,6月中旬,学校有老师看到了媒体报道后,就在议论中国报恩网的事。而中国报恩网和段非,学校并不陌生。原来,段非曾到过这所学校,对大学生进行感恩教育。正是因为段非夫妻的理念与学校教育的目标一致,学校也看到了两个年轻人纯粹做公益的心,决定支持报恩网的发展。

  对此,段非说,一味接受“输血”,并不是网站的良性运营模式。他们还需要寻求更好的方式,才能让网站一直陪着他们,慢慢成长。

  对话

  为让大家信任,一直咬牙顶着

  许利娜来自陕西农村,在社会好心人的帮助与支持下,才得以考上大学。段非也有着相似的经历。二人后因搭建报恩平台走到一起,他们想以此报答父母以及好心人的恩情。昨日,段非讲述了他们创办网站的甘苦。

  因为报恩

  两个年轻人办公益网站

  新京报:你们为什么要创办报恩网?

  段非:2006年我在唐山一家网络公司上班,她是河北理工大学大四学生,来公司实习。当时唐山抗震30周年,感觉整个城市充满着一种感恩的氛围,触动了许利娜想回报父母、朋友的心,就想做一个公益网站,希望给有困难的人搭一个桥梁。没想到后来关注多了,求助就多了,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多。

  新京报:你们现在遭遇的困难当初没设想到吗?

  段非:当时做这个网站花了470元。当初认为耗费不了多少财力和物力,所以想着还能找份工作,兼职做。

  新京报:但实际上你们都做了哪些工作?

  段非:其实如果光做网站,运营成本很低。但既然做了公益,我们就愿意去付出。人家要捐10万元,我们花1000元去调查,很值。就因为这种精神一直支持着我们在做。后来活动越来越多,都要求我们去参加,有机构捐钱,我们就要替他们调查核实求助的真实性,这期间产生的费用都是自掏。

  新京报:中国报恩网开展了很多线下活动,你们是否获得合法身份来进行公益行动?

  段非:报恩网现在是河北省青年爱心联盟成员之一,我们的公益活动得到团省委的指导,这也相当于给了我们一个做公益的正式身份,平日活动我们也获得政府支持。

  新京报:你俩都没工作,靠什么支持网站运营?

  段非:我们靠给企业制作网页来维持平台运营。2007年7月,我们聘请了美工和程序员,成立了小团队。现在挣得少,花得多,每月大约要1.5万元开支,钱不够时,就只能借钱。

  负债助人

  压力与幸福感并存

  新京报:负债10多万,坚持了5年,为何最终还是选择要关闭网站?

  段非:5年来我们一直处在经济危机当中,没想过要获利,但没想到连生活都无法维持。这次真坚持不住了,所以想把网站暂时关闭,先找份工作挣钱,有资本了再回来做。我们希望等到七八十岁,还能看到这个网站存在。

  新京报:没想过求助吗?

  段非:大家只看到画里的人,却不知画框要坏了,这幅画就没法展出。人们愿意帮助生病的、贫困失学的,但对于帮助一个求助平台,可能会理解不了。为让大家信任这个平台,一直咬牙顶着。

  新京报:这5年来,除了经济拮据,你们开办这个网站还收获了什么?

  段非:这5年走下来,感恩和感动很多,帮助过的孩子逢年过节就会打电话发短信,真的很温暖幸福。曾有位求助母亲说,她每天下班都会上QQ看看我,只要看到我头像亮了就觉得有希望在。虽然我们有压力,但也有幸福。

  网站重生

  濒临关闭获全方位资助

  新京报:报恩网本计划6月底关闭,现在为何又重生了?

  段非:提出关闭后至少有100多人给我们鼓励,不希望网站关闭。也有捐钱的,但不足以长久支撑网站运营。

  6月29日,石家庄计算机职业学院决定对“中国报恩网”进行全方位资助。首先,学校把我们两个的工作解决了,在学校上班,占的时间不多,工资却按正常给付,还提供住宿,至少我们的生活能保证了,虽然不能大富大贵,但再去做公益就踏实了。学校还提供办公场地,一辆车,并给予经费支持。目前看来,这是最好的一种支持。

  新京报:以前也有过企业支持你们,但合作时间都不长,你们是否担心出现同样的状况?

  段非:我们现在有经验了,通过和这个学校的交流,很信任他们,能感觉到他们是愿意长期来支持公益事业。但毕竟现在还是在接受输血,我们也在学习,怎么把网站做得更好,怎么“造血”还是要考虑的最关键问题。

  对策

  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项目部副主任肖隆君:

  民间公益包打天下肯定不行

  对于民间公益网站中国报恩网所遭遇的困境,宝贝回家寻子网也曾经历,但如今他们已找到自己的发展之路。

  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项目部副主任肖隆君目睹了“宝贝回家”的成长,他对民间公益网站加强造血能力指出方向。

  宝贝回家寻子网经历类似

  肖隆君指出,宝贝回家寻子网创办时,张宝艳离开银行,全职做网站。丈夫是吉林通化一所高校中层领导,有稳定收入。但同样因越来越多的线下活动,包括协助警方开展各种工作等,夫妻俩入不敷出。

  “在和我们基金会合作前,他们几乎没有造血功能,只是接受了一点支持,而且还带着顾虑,那点钱不够支持网站运营。”肖隆君指出,尽管此后宝贝回家在当地成立了协会,获得了正式身份,但生存压力仍很大。有企业捐款,他们也不敢接受,怕承受太大的舆论压力,毕竟没有公募资格。

  直到宝贝回家成为中国福基会下的一个基金,它有了公募善款的资格,也获得某企业每年定向捐给网站运营的10万元资助。

  可借助公募基金会优势

  肖隆君表示,他接触过一些民间公益网站,但都难以持续运营。有的曾尝试通过网站打广告获得收入,不过把商业引入公益,易引起非议,最终这些网站还是陷入发展困局。和报恩网一样,这些网站救助面非常广泛。正是这种大而全的救助面,阻碍公益网站与基金会合作。

  “公益也在搞细分,包打天下肯定不行。”肖隆君指出,在现行法制体系下,民间公益网站很难自己造血。而公募基金会有它的优势,如果获得与公募基金会合作的机会,募款将更容易。

最新文章
中国免费空间www.06la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05000663号-3
广告投放热线:0592-5177300 服务咨询QQ:69136945      关于我们